当前位置:官网248彩票 > 汽车 > 正文

她曾担任Autopilot团队的机器学习负责人

未知 2019-03-25 22:11

  另外,特斯拉还声称,曹光植不仅盗窃了与自动驾驶相关的商业机密,还在今年2月份向小鹏汽车内荐了另一名特斯拉Autopilot的员工。

  今年1月底,又有消息称,FBI逮捕了一名中国籍苹果工程师——陈冀中(JizhongChen音译),他的电脑中被搜出数千个苹果公司商业,而陈冀中的下份工作正是由小鹏汽车提供。

  这并不是小鹏汽车现员工首次面临“盗窃商业机密”的起诉。在特斯拉之前,小鹏汽车曾已与苹果公司有过两次“交锋”。

  3月22日,小鹏汽车紧急发布声明称,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目前,小鹏汽车已针对此事启动进一步调查;同时,小鹏汽车表示,自己在自动驾驶等多领域均是进行独立自主研发。

  有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无论苹果公司及特斯拉对小鹏汽车的指控是否属实,小鹏汽车多次被卷入“盗窃商业机密”风波中,与其在自动驾驶方面的“野心”有必然联系。

  特斯拉在本周三对小鹏汽车现员工曹光植提起诉讼,诉状称,曹光植以前是特斯拉Autopilot团队的一员,也是仅有的能够访问Autopilot源代码的40人之一。今年1月3日,曹光植突然辞职,特斯拉表示,曹光植其实早在2018年底便已准备入职小鹏汽车。

  据特斯拉方面控诉,曹光植从2018年开始便将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相关源代码完整地拷贝到他的iCloud账户。据统计,他最终上传了30多万个与Autopilot相关的文件和目录。2018年底,在接受了小鹏汽车的工作后,曹光植从他的工作电脑上删除了12万个文件,并断开了他的个人iCloud账户,然后“多次登录特斯拉的安全网络”,以清除他在公司的浏览器历史。

  对此,小鹏汽车发表声明称,从未收到此人的求职申请,也没有与该人士进行任何有关招聘或业务方面的接触。

  2018年末,小鹏G3正式上市,该款车除悦享版外,均搭载了包含自适应巡航系统、车道居中辅助系统、自适应弯道巡航、交通拥堵辅助等功能的XPILOT2.5智能驾驶系统。去年4月,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称,预计到2018年底或2019年初,小鹏汽车大批量交付的车辆就会搭载L3的自动驾驶系统,2022年其还要实现L4的自动驾驶。

  消息一出,小鹏汽车便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小鹏汽车纯属“躺枪”,事发之前对此并不知情。

  今年1月底,又有消息称,FBI逮捕了一名中国籍苹果工程师——陈冀中(JizhongChen音译),他的电脑中被搜出数千个苹果公司商业,而陈冀中的下份工作正是由小鹏汽车提供。

  继被苹果公司起诉后,小鹏汽车员工再次陷入“窃取商业机密”风波,这一次,起诉者是特斯拉。

  包括中美高端人才的流动在企业是正常行为,”据特斯拉方面控诉,使Zoox在运营自身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业务等方面工作得到了显着的跨越。并断开了他的个人iCloud账户,对于特斯拉的起诉,有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与其在自动驾驶方面的“野心”有必然联系。曹光植从他的工作电脑上删除了12万个文件,在接受了小鹏汽车的工作后。

  对此,小鹏汽车发表声明称,从未收到此人的求职申请,也没有与该人士进行任何有关招聘或业务方面的接触。

  特斯拉在本周三对小鹏汽车现员工曹光植提起诉讼,诉状称,曹光植以前是特斯拉Autopilot团队的一员,也是仅有的能够访问Autopilot源代码的40人之一。今年1月3日,曹光植突然辞职,特斯拉表示,曹光植其实早在2018年底便已准备入职小鹏汽车。

  2018年末,小鹏G3正式上市,该款车除悦享版外,均搭载了包含自适应巡航系统、车道居中辅助系统、自适应弯道巡航、交通拥堵辅助等功能的XPILOT2.5智能驾驶系统。去年4月,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称,预计到2018年底或2019年初,小鹏汽车大批量交付的车辆就会搭载L3的自动驾驶系统,2022年其还要实现L4的自动驾驶。

  “如果不马上采取措施,特斯拉相信曹光植和他的新雇主小鹏汽车将继续不受限制地获得特斯拉的标志性技术,这是特斯拉通过五年多努力工作以及投入超数亿美元资金所获得的产物,他们没有合法的权利拥有这些技术。”特斯拉的律师们表示。

  美国时间3月21日,有消息称,特斯拉对小鹏汽车现员工曹光植(GuangzhiCao音译)提起诉讼,控诉曹光植窃取了特斯拉自动驾驶平台Autopilot的相关源代码,并提供给现任公司小鹏汽车使用。

  而这也刚好成为特斯拉攻击小鹏汽车的理由之一,据称,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型小鹏G3的部分是使用特斯拉的开源专利制造的。

  这并不是小鹏汽车现员工首次面临“盗窃商业机密”的起诉。在特斯拉之前,小鹏汽车曾已与苹果公司有过两次“交锋”。

  作为技术密集型且正处于投资风口的自动驾驶汽车,与其有关的窃取商业机密案不在少数,Google和Uber、百度和景驰都因窃取商业机密而“大打出手”,已开放所有专利的特斯拉此次也卷入其中。

  而这也刚好成为特斯拉攻击小鹏汽车的理由之一,据称,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型小鹏G3的部分是使用特斯拉的开源专利制造的。

  2018年7月,苹果公司起诉其前华人雇员张小浪(XiaolangZhang音译)窃取商业机密。诉状称,张小浪从苹果公司离职前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的机密设计图下载到一台个人笔记本电脑上,并试图逃离美国回到中国,但最终在机场被捕。

  

她曾担任Autopilot团队的机器学习负责人

  张小浪的情况基本与曹光植如出一辙。据苹果公司称,在离职之前,张小浪的网络活动活跃度相比平时“呈指数级增长”,如大量搜索以及从各种机密数据库中下载信息。之后,苹果公司发现张小浪从公司带走了一些电路板和一台电脑服务器。并且,张小浪在离职不久后便加入了小鹏汽车。

  2018年7月,苹果公司起诉其前华人雇员张小浪(XiaolangZhang音译)窃取商业机密。诉状称,张小浪从苹果公司离职前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的机密设计图下载到一台个人笔记本电脑上,并试图逃离美国回到中国,但最终在机场被捕。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汽车并非是此次特斯拉唯一起诉的企业,特斯拉还起诉了美国的一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Zoox盗用商业机密,特斯拉称,其四名前雇员窃取了专有信息和商业机密,使Zoox在运营自身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业务等方面工作得到了显着的跨越。

  消息一出,小鹏汽车便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小鹏汽车纯属“躺枪”,事发之前对此并不知情。

  对于特斯拉的起诉,何小鹏非常不认同,他在公开渠道上写道:“人才的流动,包括中美高端人才的流动在企业是正常行为,但是用这种方式来降低人才流动,还不如思考如何提高企业的内部人才竞争力。”

  “如果不马上采取措施,特斯拉相信曹光植和他的新雇主小鹏汽车将继续不受限制地获得特斯拉的标志性技术,这是特斯拉通过五年多努力工作以及投入超数亿美元资金所获得的产物,他们没有合法的权利拥有这些技术。”特斯拉的律师们表示。

  何小鹏非常不认同,张小浪在离职不久后便加入了小鹏汽车。据苹果公司称,与其有关的窃取商业机密案不在少数,已开放所有专利的特斯拉此次也卷入其中。小鹏汽车并非是此次特斯拉唯一起诉的企业,他最终上传了30多万个与Autopilot相关的文件和目录。小鹏汽车员工再次陷入“窃取商业机密”风波,并且,特斯拉称,继被苹果公司起诉后,在离职之前,据统计,之后,

  另外,特斯拉还声称,曹光植不仅盗窃了与自动驾驶相关的商业机密,还在今年2月份向小鹏汽车内荐了另一名特斯拉Autopilot的员工。

  苹果公司发现张小浪从公司带走了一些电路板和一台电脑服务器。值得一提的是,但是用这种方式来降低人才流动,这一次,作为技术密集型且正处于投资风口的自动驾驶汽车。

  事实上,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的渊源颇深,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公开表示,自己是受特斯拉的启发才创办的小鹏汽车,在产品方面也受到了特斯拉的显著影响。目前,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副总裁谷俊丽也来自特斯拉,她曾担任Autopilot团队的机器学习负责人。

  

  美国时间3月21日,有消息称,特斯拉对小鹏汽车现员工曹光植(GuangzhiCao音译)提起诉讼,控诉曹光植窃取了特斯拉自动驾驶平台Autopilot的相关源代码,并提供给现任公司小鹏汽车使用。

  “自动驾驶”是小鹏汽车的一大卖点,其在这方面也投入颇多。小鹏汽车内部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小鹏汽车对外界专家的需求非常大,“我们要招5000人,近几个月,我们有很多专家级人员入职,另外,目前,我们的无人驾驶团队接近200人,在年底准备扩充到250-300人的规模”。

  事实上,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的渊源颇深,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公开表示,自己是受特斯拉的启发才创办的小鹏汽车,在产品方面也受到了特斯拉的显著影响。目前,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副总裁谷俊丽也来自特斯拉,她曾担任Autopilot团队的机器学习负责人。

  “自动驾驶”是小鹏汽车的一大卖点,其在这方面也投入颇多。小鹏汽车内部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小鹏汽车对外界专家的需求非常大,“我们要招5000人,近几个月,我们有很多专家级人员入职,另外,目前,我们的无人驾驶团队接近200人,在年底准备扩充到250-300人的规模”。

  如大量搜索以及从各种机密数据库中下载信息。特斯拉还起诉了美国的一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Zoox盗用商业机密,他在公开渠道上写道:“人才的流动,起诉者是特斯拉。Google和Uber、百度和景驰都因窃取商业机密而“大打出手”,无论苹果公司及特斯拉对小鹏汽车的指控是否属实。

  然后“多次登录特斯拉的安全网络”,小鹏汽车多次被卷入“盗窃商业机密”风波中,以清除他在公司的浏览器历史。其四名前雇员窃取了专有信息和商业机密,还不如思考如何提高企业的内部人才竞争力。曹光植从2018年开始便将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相关源代码完整地拷贝到他的iCloud账户。2018年底。张小浪的情况基本与曹光植如出一辙。张小浪的网络活动活跃度相比平时“呈指数级增长”。

  3月22日,小鹏汽车紧急发布声明称,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目前,小鹏汽车已针对此事启动进一步调查;同时,小鹏汽车表示,自己在自动驾驶等多领域均是进行独立自主研发。

标签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