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官网248彩票 > 互联网 > 正文

“高薪”泡沫刺破:互联网人才的“冰与火之歌

未知 2019-03-20 16:10

  ]创业者们从最初对人才的饥渴、盲目开价,也逐渐变得淡定。他们相信,资本的冬天是挑战,也是机会,只有刺破泡沫,才能回归真正的理性。

  这段时间,互联网巨头的中层们如履薄冰。腾讯手起刀落“裁撤10%中层干部”,在这之前,百度、京东、小米等公司在组织调整公告中,均提及了要提拔年轻员工的想法。“高薪挖人”泡沫挤出,这正在成为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常态。“市场不像以前,随便就能翻倍的薪水跳槽,已经过了那个红利的阶段。”

  无独有偶,在近年狂飙突进的另一个行业房地产,最近也频繁传出公司“瘦身”信号。行业龙头碧桂园在否认裁员的同时也承认公司将聚焦加大授权、精简流程、人员下沉。开年以来,房企人事变动频繁,频繁的背后是企业组织管理架构调整的需要。

  随着行业周期进入到新的阶段,以及新技术的冲击,调整战略结构、适当放缓发展节奏,也是正常的规律。毕竟,只有回归理性,行业才能走得更远。(林虹)

  一季度往往是求职的旺季,今年的岗位流动,更多是因为企业裁员被动选择的离职。“市场不像以前,随便就能翻倍的薪水跳槽,已经过了那个红利的阶段。”

  “我都惊呆了,你知道吗?我最近收到的简历,有ofo的,美团的。这些90后开口就要四五十万年薪,哪来的底气啊?我在外企呆了十多年没见这么高要求的。”

  今年年初,在巨鹿路的一家咖啡厅,Candy端着一杯红茶,焦虑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着。她是一家世界500强的外资IT服务企业市场总监,因为公司这两年向软件服务和云计算转型,需要大批有互联网经验的人士加入。但是,互联网行业的薪酬,已经远远把这批老牌IT企业甩在了身后。

  3月19日,网易严选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今年一季度公司离职的人员约为8%,包括部分绩效不好和主动离职的员工。与此同时,也有30多名新员工入职。“主要是为了提高团队整体效率,将此前的多个二级部门,整合成了五大业务中心,包括商品、供应链、营销、客服、产品技术。我们希望更加聚焦。”他说。

  与严选做出相同选择的还有滴滴出行、京东、58同城、美团点评等。在国内主要的求职社交平台上,一些离职的员工在待业一个月、两个月后,心态也慢慢发生了变化。从最初的动辄两倍薪水才跳槽,也接受了新工作平价的待遇。

  非理性繁荣并没有消失,而狼总归会来。创业者们从最初对人才的饥渴、盲目开价,也逐渐变得淡定。他们相信,资本的冬天是挑战,也是机会,只有刺破泡沫,才能回归真正的理性。

  3月12日,继其上一轮架构调整短短三个多月后,阿里巴巴进行了新一轮调整:在保持淘宝、天猫两个品牌独立发展的同时,将打通淘宝、天猫两个消费场景,实现消费者和平台商家的分层运营。

  备受关注的是,淘宝总裁蒋凡将兼任天猫总裁。这意味着,阿里巴巴旗下最核心的两大电商业务,都将由这名85年出生的年轻人担纲。与马云、张勇不同的是,蒋凡是典型的技术派。2006年,他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本科毕业后,便加入了刚刚进入中国不久的谷歌,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曾经是同事。

  两名80后的年轻人,已经掌握了中国电商的大半壁江山。而整个互联网行业,80后、90后也成为企业人才结构的核心。阿里巴巴官方数据透露,在阿里巴巴集团的36位合伙人中,已经有两位80后。在资深总监以上的核心管理人员中,80后占到14%;而在阿里巴巴的管理干部和技术骨干中,80后已经占到80%,90后管理者已超过1400人,占管理者总数的5%。

  在眼下的这一波互联网裁员、优化的风潮中,阿里巴巴大的体系仍然在对外界招聘。“主要是一些运营、市场类的岗位,都招85、88年以后出生的人了。”3月19日,一名不愿具名的阿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即便是这些年轻人在BAT的职位并不高,出走之后仍然能拿到两三倍的高额薪酬。据了解,在过去的三年间,即使是阿里巴巴P6岗位的运营人员,被猎头挖到某电商平台后,年收入也能提升到60万以上。

  3月19日,一名猎头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季度往往是求职的旺季。今年的岗位流动,更多是因为企业裁员被动选择的离职。“市场不像以前,随便就能翻倍的薪水跳槽,已经过了那个红利的阶段。”他说。

  进入2019年,互联网公司裁员的力度变得更大。日前,沪江教育因上市之路受挫,传出大幅裁员的消息,被裁掉的员工达到上千人。据报道,该公司总员工数在春节前最高时达到2400多人,但是截至3月6日,这一数字变成了1700多人。

  与之相对应的是,该公司连年遭遇亏损。其招股说明书显示,沪江2015年以来累计亏损高达21.02亿元,而2018年前8个月营收4.36亿元,同比增长仅为27.15%,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境地。

  从外部环境来看,沪江教育短期盈利也很难实现,整个在线教育亏损成为常态。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7年,51Talk净亏损额分别为3.27亿元、5.15亿元、5.81亿元,尚德教育净亏损额分别为3.18亿元、2.54亿元、9.19亿元。

  裁员成为必然的选择。“很多创业公司在一开始并没有想好业务的发展主线,有时候是盲目扩张。一旦公司出现财务问题,这些肯定是首先被砍掉的,我觉得这段时间的裁员和人才优化,实质是在替公司挤掉泡沫。”3月19日,一名教育平台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关健还是在于互联网企业已经走到了盈利造血的阶段,尤其是在面对资本市场时,过去的一套故事和玩法行不通了。

  苏宁集团表示,2019年将进一步扩大吸纳就业规模,计划新增8万多人。滴滴前脚宣布将裁员15%,涉及员工超2000人,又同时宣布今年继续招聘2500人。

  3月19日,滴滴出行一名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主要是因为滴滴受到巨大的安全和政策合规压力,不得不调整转型,全力投入安全和合规,人员结构需要做相应的转身和调整。

  曾经风光的互联网从业人员,如今也更愿意蛰伏。智联招聘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3%。2018年第三季度招聘需求人数,出现了近8年来首次同比和环比均下降的情况。

  3月19日,BOSS直聘CEO赵鹏告诉记者,这反映的是需求的变化,倒不能完全说是泡沫。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导致了产品和技术人才的需求的爆发。再加上供给不足,一些创业的企业自然会出高薪去挖这些人才。因为你不出高价,肯定没人来。但是,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才涌进互联网行业,供给不足的现象也得到了缓解。“整体来看,这是一个削峰填谷的过程。人才的需求总体趋于理性,也开始充分的市场化。”他说。

  一些新兴的创业公司,以及知名度不如BAT的发展中公司,也开始未雨绸缪,理性地选择团队和拓展计划。

  3月19日,触宝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王佳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坦言,资本寒冬对于那些亏损的、需要持续投入的公司是不利的,对于盈利中的成熟的公司反而是好事。“最起码,我们现在招人成本比过去要低了,也有更多优秀的人更愿意加入公司。”他说。

  互联网之于中国市场,仍然是方兴未艾的产物,有起有落也是自然规律。尤其是在2013、2014年前后,万众创业的热潮,催生了数万家创新型互联网企业。加上资本市场的推动,整个行业成长速度非常快。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就会对组织结构的进度,或者稳定程度产生影响。

  3月19日, LinkedIn(领英)中国人力资源负责人张竞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整个行业要重新调整再出发的时候,有些企业可能相对就会进展太快了,或者说没有以前那么容易挣到钱,这就带来人力资源上的调配。行业本身有自己的发展规律,这些调整不是完全没有逻辑的突发事件。“综合来看,我觉得没有必要聚焦在局部裁员,从而把焦虑扩大化。”他说。

  随着行业周期进入到新的阶段,以及新技术的冲击,调整战略结构、适当放缓发展节奏,也是正常的规律。毕竟,只有回归理性,行业才能走得更远。而“烧钱比赚钱更重要”终究是资本的幻影。

标签 互联网